朱令事件是怎么回事?朱令事件最新进展

2015-03-17

朱令,北京人,1992年考入清华大学。朱令事件是指朱令在校期间离奇出现铊中毒的症状,导致身体健康遭到极大的伤害,最后得助于互联网才...

朱令事件是怎么回事?朱令事件最新进展

从1994年中毒至今,经过十年多的康复治疗,由于铊中毒损伤 病后的朱令的不可逆转性,朱令的智力、视觉、机体和语言功能都没有得到恢复,留下永久的严重后遗症,朱令的生活根本无法自理,必须由年迈的父母照料生活起居。

朱令事件是怎么回事?朱令事件最新进展

许多关心朱令的人士在2004年3月发起成立了帮助朱令基金会,建立和维护有关朱令的网站。截至2006年3月,基金会海外募捐已超过三万三千美元;其中部分捐款已送达朱令家庭,作为她的康复治疗费用。

2006年3月10日,北京市立天律师事务所接受朱家委托,提供法律援助,派出张捷和李***两位律师为朱令家属提供法律服务,维护朱令及家人的合法权益。

你抵住她的腰,别让她往下沉。吴承之边高声指挥着妻子朱明新,边躬着身子费力地从轮椅上架起女儿朱令的双臂,一点一点地把她挪到了客厅里一部简陋的用于训练站立的康复机上。

朱令站稳的一瞬间,吴承之顺势用康复机上的带子牢牢绑住了她的腰,就在此时,女儿发出了一声声低沉的呼喊声。她这是感到疼了,以前住院时她的肚子上开过刀,每次上康复机都会碰到伤口。但是即便如此也得训练,否则她只能一辈子躺在床上。

吴承之直起身子擦了擦前额白发下渗出的汗,这样的训练每天要进行4次,过不了几年我们两个就没力气抬动她了。说这话时,声音低得几乎只有他自己才能听见。

站在康复机上的朱令咿咿呀呀含糊不清地说着什么,从歪斜的嘴角流出的口水打湿了胸前的衣襟。被绷带固定住的双腿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着,似乎随时都有瘫软下去的可能。她的头摇摇晃晃没办法摆正,始终向左歪着。她的眼睛睁得很大,听见声音便艰难地四处张望,然而事实上她却什么也看不见。由于卧床11年,她的身形已经完全变形,像怀了孕的中年妇女。

在给朱令海外同学的回信中,母亲朱明新这样描述女儿的情况:大脑开始萎缩,智力下降到幼童水平;体重已经达到100公斤,腰部肌肉能支撑背部,可不靠椅背独立坐着,但平衡控制功能差,重心稍有偏离就会倒;视力很糟,只可辨别不到一米远的手指数。

现在的情况更糟,她已经查出患了糖尿病,而且肺里有一个皮球大小的囊肿。铊毒已经开始慢慢向她的全身器官侵蚀,走到哪里毁到哪里。

朱令的班长张利这样回忆朱令:她的优秀是自外及内的,是全方位的,迄今为止,我还未曾见过如此完美的人。天生丽质的她有着明亮的双眸、白皙的面庞,加上高挑的身材、高雅的举止,举手投足间带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贵族气质,辅导员甚至曾经建议她参加礼仪大赛。

而让我真切地感受到来自她优秀的压力,则是在有机实验课上。每次她都是来得最晚,而又走得最早。在匆匆瞟过实验步骤后,她便一气呵成地开始操作。其动作熟练、麻利。我曾经试图追赶她的速度,但总是徒劳无功,即使有时在速度上接近,可是在质量上又有悬殊的差别。在她身边,我感到一种巨大的压力,我怀疑自己的能力,甚至怀疑是否选错了专业。

朱令的同学童宇峰在2004年11月10日的文章中回忆了他第一次见到朱令的情景。朱令第一次亮相时,带来了一架黑色的古琴。古琴由于难度高,会演奏的人很少朱令的双手细长而灵活,她的手指在琴弦上自如而精确地滑动,让人叹为观止。乐队的指导老师都惊喜得合不拢嘴。后来听说朱令不仅会演奏古琴,还弹得一手好钢琴,学习也很好,还是游泳健将,在校级比赛中拿过名次。我对朱令的钦佩油然而生,甚至有了一些微妙的敬畏。

然而现在看来,所有的描述似乎都像在说另外一个人。

贝志诚,网名一毛不拔大师,朱令的高中同学,从1994年朱令中毒 开始,他一直为朱令想办法、讨说法。这次复旦投毒案发生后,他在微博上呼吁重新关注朱令中毒案。

4月17日,贝志诚接受南方日报记者采访时,爆出孙某曾向好友发布发帖指南以充当水军的猛料。

贝介绍,发帖指南是当年黑客攻入孙某的邮箱获得的,罗列了一些回帖纲要和注意事项,甚至还包含孙某她们宿舍非常和睦友好,从未有过任何矛盾,所有舍友人都很好,朱令中毒不可能与她们宿舍有任何关系等回帖例句。在回帖纲要中,要求发表对孙某的了解信任支持言论,并对哪些人说什么部分做了明确分工。

贝志诚说,他本来没有将案件的重点放在凶手上,直到2006年孙某在天涯辩解,他才怒不可遏。这次复旦出事,再次刺激了他的神经。

对于此案,我们相信贝志诚是最具发言人之一,正是因为贝志诚当年在互联网上向国际求助,朱令的生命才得以延续,朱令案的二十年也是贝志诚的二十年,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在默默地帮助朱令,并极力的找出案情的真相,网友们直呼:最善良的同学贝志诚

孙某当时被认为是唯一能够合法取得铊盐并接近朱令的人。警方曾对孙某展开调查,但由于铊中毒测试报告出得太晚,朱令宿舍的物品被破坏,使得证据缺失,案情始终没有突破性的进展。

2006年,朱令案再次在网上被热炒,怀疑矛头再次指向孙某。孙某发帖,再次否认自己曾经投毒,并逐条解释回应网上的怀疑。孙某回忆称,1997年4月2日,警方曾要求她在印有犯罪嫌疑人字样的纸上签名,在经过8小时的连续突审后,家人接孙某回家。1998年8月,北京市公安局公安14处宣布解除对我的嫌疑,他们承认没有任何证据证明我和朱令中毒有关。

清华大学92级女生朱令,1994、1995年两次被人投放剧毒物铊,该案至今未破。同宿舍女生孙维虽于1998年8月被警方解除嫌疑,多年来仍被网友认为疑凶。2013年4月18日孙维时隔7年发帖:等待真相笑骂由人,我比任何人都想将真凶绳之于法。

知名作家巫昂:朱令、为了忘却的纪念

我生于1974年,朱令等于是我的同龄人,她的成长经历像是我们七零后里面最梦幻最高级的,15岁开始学古琴、会弹钢琴,考上清华物理化学和仪器分析专业物化2班。她随的母姓,她有个长她四五岁的姐姐,姓父亲的姓,叫吴今,曾是北大生物系的学生,89年去野三坡春游,出了意外,早逝。刚刚丧失长女,第四年次女朱令又出事,你可以想象这个家庭的状况。

我从未见过朱令一次面,唯一一次去她家是2001年初采访,父亲吴承之母亲朱明新见了我,电话是当时朱令案的代理律师俞蓉给我的,她免费代理这个案子。我跟她通过很长时间的电话,聊到不少细节,我又做了许多功课。

去朱家采访,跟朱令父母聊了整整一个下午,把整件事从头说起,对他们何尝不是个遭罪的事儿?这是打记者那份工让我总是感到不安的缘由之一。

我记得很清楚,在整个谈话过程中,朱明新都不愿意提到孙维的名字,似乎那是个忌讳。她是本案的犯罪嫌疑人,朱令的同班同学兼舍友,她大学毕业时清华不给发毕业证书,并扣留了出国护照。然后,此处省略一些意味深长的细节,她去了美国读书,后来工作、结婚、生子,还曾在诺基亚上班,而后嫁给一位美国人,拿到了绿卡。(这段状况存疑,望知情网友补充)

她改名孙释颜,换了身份证上的照片,变更了生日,这些行为有那么一点点奇怪。她2006年在天涯发帖一次,2013年4月18日又发一次贴,每次都是社会舆论将朱令案重新推向风头浪尖的顶峰。发帖的内容是自我澄清,以及说自己比任何人都更希望找到真凶。

说开了吧,即便是犯罪嫌疑人,我们也可以聊一聊,无可避讳。网友们始终在探究她的家世背景:祖父孙越崎,伯父孙孚凌都在民主党派和***担任要职,孙维自己说祖父已经于1995年去世,那么伯父还在任上,只是,似乎,最近,离任了。

如果孙维是冤枉的,这么多年她被社会公众标以歹毒凶手邪恶女同学等坏名声,有一天,另有元凶冒出地表,而且证据确凿,最主要的物证诸如朱令的咖啡杯和洗漱用品回到人世。如果我们可以证实官二代这种假定有罪标签可以从她身上褪去,真凶是个美剧中典型的曾经露脸的路人。此案的追诉期不是20年而是无限有效,以及,朱令即便在未来某日,年届七旬的双亲离开后,继续坚强地活了下去,活了很多很多年。

即便更为遥远的未来的某一天,朱令也摆脱了这痛苦而沉重的生命之束缚,即便她的多数同班同学保持了令人难堪和窒息永久的沉默,成为了一群安详的老人,我们无力去谴责他们。

有一位志愿者不久前去看朱令的母亲,她问她有没有锻炼身体啊,她说自己没有时间锻炼身体,但是她感到很充实,因为朱令牺牲了自己的全部,让妈妈在退休后过得这么充实。她的一位同学因为老伴去世,子女都在国外,所以十分孤单寂寞,说自己度日如年,她说:我就没有这种感觉。

这个案子对于我们七零后生人来说,有个基本责任:隔段时间要重新提起,让晚来的新一代人重新去网上看一遍相关资料,这件事不应该被遗忘,她是真切存在的,她伴随了整整一代人的记忆,以及无法表达的耻辱感。就是那种即便你什么事都没做,也深感愧疚的奇特的耻辱感。记住,也是我们眼下能做的唯一的事了,有时候,记忆是某种更为有效的反抗,某种等待时机的态度,以及高于同情的坚韧不拔。

朱令铊中毒案律师:已投函清华大学 启动追责程序

19年前,因两次摄入致死剂量的重金属铊盐,让当时仅有21岁的清华女大学生朱令令几成植物人。接受委托代理该案的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李春光证实,他和另一代理人把共同签署的《律师函》,已经妥投至清华大学,意味着对该校法律责任追究程序正式启动。

8月10日,我和另一位代理人共同签署的《律师函》,已被妥投至清华大学,意味着对该校法律责任追究程序正式启动。[4]李春光说,2个月前,北京市政府对代理人和家属要求信息公开的申请已给予答复,本月内将启动行政复议程序。代理律师们并已结合网友的意见,形成了涉案问题清单,将继续推动对受害人知情权保障。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