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孔玉芳被调查 河南省委原常委吴天君被查:“拆迁书记”的功与过

2017-04-25

11月11日上午10时30分,中纪委发布消息,河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书记吴天君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

河南省孔玉芳被调查 河南省委原常委吴天君被查:“拆迁书记”的功与过

今年5月,吴天君刚刚从河南省委常委、郑州市委书记任上调任省政法委书记。从2012年2月起,吴天君一直担任郑州市委书记。

河南省孔玉芳被调查 河南省委原常委吴天君被查:“拆迁书记”的功与过

吴天君主政郑州的4年多里,郑州进行了大规模的拆迁改造。共启动拆迁村庄627个,动迁175.65万人。因其强势的执政风格,郑州市民给吴天君起了个绰号“一指没”。吴天君落马后,甚至有郑州市民挂横幅、放鞭炮,照片和视频通过微信传播开来。

河南省孔玉芳被调查 河南省委原常委吴天君被查:“拆迁书记”的功与过

去年6月13日至8月11日,吴天君在公开报道中消失了59天。据《财经》此前报道,吴天君曾被纪检部门问话,之后到北京做手术,后返回郑州工作。

河南省孔玉芳被调查 河南省委原常委吴天君被查:“拆迁书记”的功与过

相关知情人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已有10余人因涉及吴天君案被控制,正在配合或者接受调查。郑州和谐汽车董事长冯长革与新乡靖业集团董事长张靖两人于今年5、6月份先后被带走,知情人称,此二人涉吴天君案。

河南省孔玉芳被调查 河南省委原常委吴天君被查:“拆迁书记”的功与过

新乡国际饭店“转让”余波未了

河南省孔玉芳被调查 河南省委原常委吴天君被查:“拆迁书记”的功与过

吴天君1957年生于河南濮阳,其仕途从未离开河南,从安阳地区基层农业技术员干起,先后担任内黄县长、内黄县委书记,安阳市副市长、安阳市委秘书长等职务。

河南省孔玉芳被调查 河南省委原常委吴天君被查:“拆迁书记”的功与过

2000年1月,吴天君担任新乡市委副书记,2001年12月,任市长。2006年2月,任新乡市委书记、市长。

河南省孔玉芳被调查 河南省委原常委吴天君被查:“拆迁书记”的功与过

至2011年5月,吴天君共在新乡任职11年4个月。

河南省孔玉芳被调查 河南省委原常委吴天君被查:“拆迁书记”的功与过

在吴天君落马之前,新乡靖业集团董事长张靖被带走的消息已经传开。

河南省孔玉芳被调查 河南省委原常委吴天君被查:“拆迁书记”的功与过

新乡靖业集团内部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证实,张靖于今年6月初被带走调查。

2003年,靖业公司从新乡市政府收购了国有企业新乡国际饭店,之后连续被饭店的退休员工举报,认为收购价格太低导致国有资产流失近6000万元。

新乡国际饭店的前身由新乡市友谊宾馆、新乡豫北宾馆合并而成,合并前两个宾馆均为市委、市政府的接待单位,是市直机关的下属部门,单位性质为国有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

工商信息显示,新乡国际饭店有限公司于2003年12月19日注册,注册资本5000万元,其唯一的股东是新乡市靖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而股权变更信息中,没有新乡市政府注资的记录。

新京报记者从退休员工处获得了新乡市政府与靖业公司签订的《新乡国际饭店国有资产产权出让、受让合同》。

合同显示,出让方为新乡市人民政府,法定代表人为市长吴天君。受让方为新乡市靖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张靖。

合同称,新乡市人民政府为改善新乡市整体接待水平,提高接待能力,经研究决定对新乡国际饭店的国有资产产权实施出让,并以接受外力的方式进行改制重组,以邀请招标的方式选择有实力的投资合作者。

合同显示,根据新乡恒业会计事务所有限责任公司的评估,国际饭店资产总额为14327.7万元,总负债6932.6万元,净资产7395.1万元,其中含土地使用权74.9亩,每亩119万元。

最终,按照新乡市政府所定土地优惠价格40万元/亩计算,74.9亩土地使用权价值为2996万元。国际饭店总资产为8412.3万元,减去负债6932.6万元,净资产总和为1479.7万元。

合同第四条显示,出让方承诺给予优惠,按1400万元收取出让金。

靖业集团内部人士称,当时有5家企业竞拍新乡国际饭店,起拍价为300万元,靖业公司的出价最高,为1400万元,因此得以收购饭店。但是,靖业集团并未向新京报记者提供相关的竞拍材料。

郑州市某会计师事务所赵姓负责人长期从事国有企业资产评估,他告诉新京报记者,从合同上看,按照评估报告,每亩土地119万元是当时的土地使用权价值,40万元每亩的成交价,明显低于市场价格,可以从该合同看出,国有资产流失5900多万元。

对于新乡市政府以邀请招标的方式转让饭店,北京德润律师事务所刘家辉律师告诉新京报记者,新乡国际饭店作为国有企业,应该以公开招标转让,邀请招标是不可以的。

新京报记者向时任新乡市政府经办人员询问相关事宜,被拒绝。

11月27日晚,新京报记者通过电话与张靖本人取得联系。

张靖表示,他因涉及吴天君案被带走协助调查,现调查结束刚刚回到郑州家中。

张靖称,相关部门详细调查了新乡国际饭店转让一事,“他们把所有的手续都调了。”但当记者问及转让的细节,张靖拒绝回应。

郑州市一名接触省政府官员的人士透露,今年5月被带走调查的郑州和谐汽车董事长冯长革,也涉吴天君案。

冯被纪检部门带走调查的消息,新京报记者在多名官方人士处获得证实。

郑州和谐汽车控股有限公司2013年赴港上市。其董事长冯长革曾在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工作。2002年,他离开法院系统成立律师事务所,后又涉足多个品牌的顶级豪车销售代理和高尔夫、房地产等行业。

一位与冯长革有过接触的地产商告诉新京报记者,冯长革组织相关豪车俱乐部,结识了不少名流。

2014年,冯长革在郑州的金沙湖高尔夫观邸项目被媒体曝光,涉嫌未批先建。

近日,河南和谐置业有限公司表示,该公司董事长冯长革失联至今未归。

“新农村建设”被全省推广

从2006年3月到2011年5月,吴天君担任新乡市委书记。据2006年5月29日河南日报报道,上任之后两个月,吴天君就“擂响新农村建设的战鼓”。

吴天君在接受河南日报记者采访时说,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重大历史任务。在他看来,这对从根本上解决“三农”问题提供了很好的历史机遇。

在公开报道中,吴天君对三农问题颇有研究,2009年,吴天君出了一本名为《耕地保护新论》的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

河南省一位退休厅级官员张华(化名)曾读过这本书,他总结了吴天君的观点:让农民们搬进现代化社区,住上“小洋楼”,并发展非农产业,为农民们提供就业岗位,让更多的农民过上城里人的生活;农民搬离原来的村庄后对土地进行复耕,以此节约耕地,换取城镇建设用地指标,达到占补平衡——这被吴天君称为“新农村建设”。

一位新乡媒体人说,2009年,吴天君开始在全市推行新农村建设。

2009年,吴天君邀请了一批河南省的专家来新乡调研。张华也参与了调研,张华认为,吴天君此举是希望能够得到省里的支持。

张华告诉新京报记者,吴天君专门抽出一天时间接待他,陪他吃了两顿饭,态度恭敬,完全没有领导的架子。

张华说,他明白吴天君是希望他能在省委领导面前多说说新农村建设的好话。

但在张华看来,吴天君的想法太脱离实际了。

张华认为,并不是所有农民都愿意住进高楼,且新社区若要发展非农产业,除非城市郊区、本来就有成熟行业的地区可行,一般的农村社区因规模小、需求小而难以形成产业。

“我至少3次在公开的会议上给吴天君提出了意见:‘不要在全省推广,你在位的时候,大家都说好,等你走了,这就是后遗症,会很严重。’”

但张华的劝阻没有被重视,吴天君的想法获得了河南省相关领导的充分肯定,被认为是其在城镇化建设方面的创新之举。

随即,全省开始推广新农村建设,新乡也作为改革试点,在之后的几年里接待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考察团。

中央“一号文件”不提倡拆并村庄

2010年,吴天君为新乡市设计了一个雄心勃勃的规划:新乡将全市3571个建制村规划为1050个新型农村社区。新乡市“十二五”规划实施的5年里,要先建成369个新社区,全部建成后,可节约一半土地约26万亩。

但张华认为,这个计划没有实施的可能性:“若以吴天君当初设计的每个村5000人来算,1050个新农村社区就有525万人,2010年新乡市总人口才570万,市区人口120多万,难道要城里的百姓回到农村去住?”

“据我调查,目前对于搞农村社区,积极拥护的占三分之一,这类人主要是准备盖房子的;另外三分之一既不支持也不反对,处于观望状态;还有三分之一的人是坚决反对,这类人主要是刚盖好房子的,或者贫困没钱的。”

在张华看来,新社区建好了,老村拆不掉,不仅没节约耕地,反而还占用了耕地。“河南搞新型农村社区,其目的主要是为了节省土地,进行复耕。但是现在看来,即便是建立了新社区,现在复耕依然很难,因为农民的宅基地原来一般都打了地基,有的地方修建了柏油马路,复耕代价太大。”

事实上,新农村建设在实施过程中,的确遇到了问题。《瞭望》新闻周刊曾于2009年报道,新乡下辖封丘县的新李庄村因上级要求建设新型农村社区,村干部占用了村里的200亩耕地,卖给地产商搞开发,引起村民不满,与村干部发生争执,导致一死两伤的悲剧。

文章援引当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的话说:

(上接)

新型农村社区建设本身是件好事,但由于封丘属国家级贫困县,财政拿不出更多的钱对社区基础设施和公用设施建设进行补贴,又想完成上面下达的任务,所以才选择了和开发商合作建设。

据新京报记者了解,因为报道的影响力,国务院相关领导做出批示,要求相关部门派人调查,纠正当地的错误做法。

2011年11月10日,国务院专门召开常务会议,研究部署规范农村土地整治和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工作。会议特别提出,要严格控制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规模和范围,坚决防止违背农民意愿搞大拆大建、盲目建高楼等现象。

2013年2月1日,中央“一号文件”公布。文件规定,农村居民点迁建和村庄撤并,必须尊重农民意愿,经村民会议同意。“不提倡、不鼓励在城镇规划区外拆并村庄、建设大规模的农民集中居住区,不得强制农民搬迁和上楼居住。”

据《东方早报》报道,上述的文件内容主要是针对河南说的。

据了解,从去年开始,新乡官方已不再提新农村建设,吴天君大力推进的农民上楼运动逐渐偃旗息鼓。

“领导手一指,我们马上扒”

2011年5月,吴天君履新省会郑州,任市委副书记、代市长。

在张华看来,吴天君的升迁,是因为省里主要领导对新农村建设的充分肯定。

5个月后,吴天君进入省委常委班子。2011年12月,吴天君接任河南省政法委书记。

2012年2月,吴天君第二次到任郑州,任市委书记,正式为这个城市的主政者。

知情者说,吴天君延续了之前在新乡的城镇化思维,甫一到任,提出的施政纲领,就是“新型城镇化建设、现代产业体系构建、以网格化为载体依靠群众推进工作落实长效机制建设”,是为推动郑州发展的“三大主体”工作。

其中,最为重要的政绩,也受到最大争议的就是依托城中村改造的新型城镇化建设。

根据官方的数据,截至2015年11月,“十二五”期间,郑州市四个开发区、六个城市区及县城、产业集聚区、组团新区规划区范围内,共启动拆迁村庄627个,动迁175.65万人,郑州全域范围内保持着每年拆迁100多个村的进度。其中,中心城区(围合区域内和航空港区107国道以西)的476个村庄,已完成拆迁改造城中村383个,占总数的八成。

这无疑是郑州建城史上规模最大的拆迁运动。

如今的郑州市,四环以内,常常会见到一种反差的情景:一边是刚建好的新楼盘,另一边是一批正在建设的高楼,中间夹着没拆完的城中村,人去楼空,钢筋从倒塌了一半的墙上伸出来。

对于吴天君主导的这场拆迁改造行动,郑州民众对其毁誉不一。

支持者认为,吴天君主政郑州的4年多时间里,郑州仿佛从一个大村庄变身成为一个大都市,高效地解决了城中村过去多年给郑州带来的隐患,新建的马路、地铁与高架打通了城市的脉络,拉大了城市的框架,这是领导魄力的一种表现。

而反对者则从事例出发印证观点。他们认为,吴天君任下的政府罔顾城中村百姓的利益,强拆事件频发,相关案例不胜枚举。在其主政其间,400多家报亭被拆除,22个曾花费2000多万建造、只使用了5年的快速公交BRT站台也被拆除。

知情者说,在官场上,吴天君对待同级或上级官员,态度较为谦和,但对待下属,看似不发脾气,却很懂得说话的技巧。据新京报记者了解,一位基层官员给吴天君汇报工作时,讲了些拆迁上的难处,希望能放缓拆迁的速度。吴天君回复说:“还有啥困难没?我工作比较忙,你找组织部部长谈这个事情吧。”

《南方周末》记者在采访时了解到,郑州下辖的一些县财政紧张,没钱拆迁补偿,当时吴天君提出要求:限期拆完,拆不完、没钱拆的不要干这个县委书记了,有钱想干的很多。

据《人民日报》报道,2013年11月26日,郑州市中原区西流湖街道办事处小京水村高增根、王纯、郭电杰等几户居民的房屋被强制拆除。强拆者称:凡不接受“先拆迁,后补偿”的,都是这个下场,直到有人受伤入院,强拆才停止。

报道称,被拆迁居民多次向区政府、街道办事处提出查阅有关规划、拆迁的相关文件,但始终没有见到两级政府出具任何相关合法文件。拆迁指挥部工作人员宋某某说:“我也没见过拆迁许可证明,但有红头文件。就因为某领导从这路过,手一指,‘下次来,这一块不能再看见啊’,我们就要马上扒。”

这位“某领导”即吴天君。

律师称政府违法改变土地性质

北京律师朱孝顶曾代理了多起郑州拆迁案件,他也研究了吴天君治下郑州拆迁的模式。

朱孝顶介绍,2013年、2014年期间,郑州大量存在区县政府以政府文件成立“拆迁指挥部”、人大、政协、公检法官员都被政府任命为指挥部成员的现象。

朱孝顶向新京报记者出示了一份2014年郑州市管城回族区人民政府文件,主题为《关于调整郑州管城回族区十里铺城中村改造工作指挥部人员的通知》。该通知显示,管城回族区政法委副书记、区人民法院副院长、二里岗公安分局局长等都是指挥部成员。

朱孝顶介绍,除此之外,金水区政府、惠济区政府、二七区政府、中原区政府、上街区政府都成立了包含人大、政协、公、检、法领导参加的拆迁指挥部。

朱孝顶说,2004年湖南“嘉禾事件”之后,时任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曹建明宣布“各级人民法院不得参与拆迁”;近年来公安部也三令五申“公安人员不得参与征地拆迁等非警务活动”。

朱孝顶认为,郑州的做法,是与上述要求背道而驰的。

此外,朱孝顶还提出郑州拆迁模式中其他违法问题。

朱孝顶说,他曾协助一位被强拆的市民苏花娣向郑州市国土资源局申请公开“冉屯村集体土地变更为国有土地的批准文件及其法律依据”的政府信息。

2015年2月5日,郑州市国土资源局以政府信息公开答复的形式确认:“郑州市中原区中原乡冉屯村民委员会于2008年办理了城中村确权登记手续。其主要程序为:冉屯村申请、中原区政府审核,经市政府批准后登记发证。其主要依据为《土地管理法》第八条城市市区的土地属于国家所有。”

朱孝顶认为,城中村的土地性质为集体土地,只有经过国务院或者省一级政府批准进行征收后,才能转为国有土地,进行商业开发。因此郑州市政府没有权力直接把集体土地登记成国有土地,这一行为违反了《宪法》、《物权法》和《土地管理法》,性质非常恶劣。

朱孝顶认为,郑州直接由市政府批准将集体土地变更为国有土地的做法,僭越了国务院和省政府的法定专属批准征收权力,违宪的同时也颠覆了中国土地征收根本制度,相关人员已涉嫌犯罪。

“回头看”后落马的“首虎”

11月2日,吴天君以河南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身份赴巩义市公安局调研指导工作,这是他最后一次在媒体公开露面。

河南省第十届委员会11月4日选举产生了新一届河南省委常委。7天后,未能进入省委常委名单的吴天君宣告“落马”。吴天君是中共十八大后河南省“落马”的第三名省部级官员,同时也是今年中央对河南巡视“回头看”后落马的“首虎”。

2014年9月22日,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副主任秦玉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2016年1月16日,据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消息,河南省委常委、洛阳市委书记陈雪枫涉嫌严重违纪,目前正接受组织调查。

中央第十一巡视组今年10月在向河南省委反馈巡视“回头看”情况时曾指出,巡视组发现和干部群众反映了一些问题,主要是:党的领导弱化,党委领导核心作用发挥不充分,贯彻落实中央决策部署不到位,省委政治意识需进一步增强。

选人用人问题反映集中,存在“带病提拔”、说情打招呼的问题。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两个责任”不力,党员领导干部日常教育管理监督不到位,有的单位“一把手”腐败问题突出,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和“四风”问题时有发生。

相关阅读
  • 河南省孔玉芳的绯闻 孔玉芳副省长在河南省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工作动员会议上的讲话

    河南省孔玉芳的绯闻 孔玉芳副省长在河南省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工作动员会议上的讲话

    2017-04-25

    这次会议的主要任务是,贯彻落实国务院《关于开展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工作的通知》(国发20079号)(以下简称《通知》)精神,安排部署我省的文物普查工作。刚才,俊民同志传达了国务院《通知》精神,宣读了河南省文物普查工作领导小组成员名单爱兰同志介绍了我省文物普查试点工作情况及开展文物普查的各项准备工作。

  • 孔玉芳被双规 孔玉芳副省长在学习贯彻河南省地方志工作规定座谈会上的讲话(图)

    孔玉芳被双规 孔玉芳副省长在学习贯彻河南省地方志工作规定座谈会上的讲话(图)

    2017-04-25

    今年5月12日,《河南省地方志工作规定》(以下简称《规定》)经省政府公布,自7月1日起正式实施,这是我省修志史上的一件大事,标志着地方史志工作的制度化和法制化建设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今天,我们召开学习贯彻《河南省地方志工作规定》座谈会。

  • 河南孔玉芳 河南省人大常委会任命孔玉芳为河南省副省长

    河南孔玉芳 河南省人大常委会任命孔玉芳为河南省副省长

    2017-04-25

    昨日闭幕的省十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七次会议表决通过,决定任命孔玉芳为河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 会议表决通过《河南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召开河南省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时间的决定》,决定于2007年1月26日在郑州召开河南省第十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五次会议。

  • 孔玉芳被双轨 张博篮球兽兽孔玉芳被立案调查车震张博篮球兽兽车震

    孔玉芳被双轨 张博篮球兽兽孔玉芳被立案调查车震张博篮球兽兽车震

    2017-04-25

    兽兽你们问张博吧,他怎么说就是怎么回事了张博她刚好来北京了,我就去机场接她我们是之前一起拍杂志熟悉的,已经熟悉良久了,我和她是好朋友,就像哥们儿刘銮雄年轻时照片一样是真是“哥们”,照旧不敢承认某些事实的张博令她无语?哥们。

  • 孔玉芳中纪委 河南省委宣传部长孔玉芳做客中国之声

    孔玉芳中纪委 河南省委宣传部长孔玉芳做客中国之声

    2017-04-25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河南人民广播电台“精彩河南”联合直播节目举行河南省委常委、宣传部长孔玉芳同志做客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直播间中广网北京10月16日消息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河南人民广播电台“精彩河南”联合直播节目今天12001300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新闻直播间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