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嫩芽是什么植物 冬虫夏草到底是什么?是植物还是昆虫?

2017-04-19

一个北京藏族青年和冬虫夏草的故事

每年5月份在青藏高原的很多县上,总会突然的涌现出这么一群人来,他们大包小包的拿着行李,来的匆匆,顾不得那灰扑扑的脸,就继续匆匆忙忙赶着路向深深的山里奔去,随着他们的出现,打破了山谷本有的寂静和安恬,原本只与牛羊作伴的牧民们也瞧着这些外乡人。

刺嫩芽是什么植物 冬虫夏草到底是什么?是植物还是昆虫?

这些外乡人在这个时间背井离乡的来到深山里,目的很简单,就是为了那被人们称之为软黄金的名贵药材——冬虫夏草(以下简称虫草)而来。说起这虫草,很多人知道这个产自青藏高原的名贵滋补中药材,它对于提高人体免疫力,增强抵抗力,包括对肺、肾脏、肝脏的一些疾病都有着极好的保健和治疗效果。

刺嫩芽是什么植物 冬虫夏草到底是什么?是植物还是昆虫?

在市面和网络上均有销售,并且价格不菲。对于这种神奇药材,大部分的人只知道虫草本身却不知虫草采挖之中的艰辛。

我叫才秀嘉,是一个来自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共和县的普通藏人。8岁起随着父亲来到了北京,在北京学习、生活到后来毕业工作已经过去了很多年,首都北京已经成为我的第二故乡。

刺嫩芽是什么植物 冬虫夏草到底是什么?是植物还是昆虫?

我为啥会和虫草结缘,说来也是缘分。我当时在北京的一家杂志社工作,一次机遇因为虫草的选题被派往青海实地采访,当时在山里采访了几位挖虫草的当地牧民,当天晚上就借住在了老乡的帐篷里。这种纯牧区的生活和挖虫草的经历对我这样常年在北京大城市里生活的藏族人来说也是充满了新奇。

刺嫩芽是什么植物 冬虫夏草到底是什么?是植物还是昆虫?

雇娃——当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的时候,也并不懂这指的是什么意思,直到后来和当地人关系熟悉后,从聊天中才知道,雇娃指的是被雇佣来挖虫草人的。听说早在很久以前,挖虫草都是雇的一些当地的小娃娃来挖,渐渐地,雇娃这个词就被泛指为雇来挖虫草的人了。

刺嫩芽是什么植物 冬虫夏草到底是什么?是植物还是昆虫?

朝九晚五的生活和每月固定的那点薪资让我对这样的生活越来越感到厌倦,也感到了更多的压力,大家都知道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里讨生活,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需要考虑的事情很多,于是自己总在估摸着做点啥,改变这种生活。

刺嫩芽是什么植物 冬虫夏草到底是什么?是植物还是昆虫?

2011年我和我爱人结婚了,她也是我的老乡,但更巧的是我丈人正好是从事虫草的生意人,他每年承包很多草山,并雇佣许多雇娃来挖虫草,现在他已经是一位在当地比较有名的草山承包老板了。由于多年的经验,他对于青海果洛地区的草山分布,细至每个地区、每个草山的虫草产量都相当的了解。他为人十分厚道,和当地牧民关系都很好,很多牧民们也自愿把草山降价承包给他,因为他很讲信誉,从不拖欠承包费。

刺嫩芽是什么植物 冬虫夏草到底是什么?是植物还是昆虫?

这几年随着我国经济的高速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也不断的提高,人们的保健、养生意识也越来越强,对虫草的需求量也是大幅度的上涨,因此价格也是一路看涨,虫草也开始被人们称之为软黄金,前几年是虫草价格的黄金期,价格处在最高位,我在北京的很多大小药房和专卖店里发现,个头大些的虫草在这些地方都以每克五百多块钱的价格出售,真的是名副其实的软黄金。

刺嫩芽是什么植物 冬虫夏草到底是什么?是植物还是昆虫?

看到虫草的价格在市场上居然这么高,我一下联想到了我的老丈人。我丈人熟悉虫草产地,虫草在市场上又有这么大的需求量,为什么我不在这虫草上有一番作为呢?回去后,我细细斟酌这事,在2013那年我做了一个改变性的决定。

刺嫩芽是什么植物 冬虫夏草到底是什么?是植物还是昆虫?

我辞去了自己的工作,和另外一个老乡在果洛承包了一座草山,雇佣了50多人挖虫草,也算是当上了虫草包山的老板,我和虫草的故事也算是真正的开始了。

刺嫩芽是什么植物 冬虫夏草到底是什么?是植物还是昆虫?

我还记得出发那天,那是我第一次组织着人去自己的草山上,当天的细节我到现在还历历在目。那是凌晨2点多出发的,50多个雇娃挤在两辆大卡车里,挤得也是满满当当,当时车上还放着做饭用的大铁锅、蒸笼等厨房用具,还有米、面、土豆、大煤、汽油、发电机,以及每个雇娃自己用的被褥衣物等用具,卡车载着满车的人浩浩荡荡的向山里进发。

那路都是乡间的土路,大部分路段都是砂石路,由于之前下雨的缘故路上满是积满了水的泥坑,车轮子出了一个泥坑又进一个泥坑,车上的人摇摇晃晃,车子也颠簸摇晃的厉害。

在一些路窄的地方,路旁就是个翻腾流淌的大河和深深的峡谷,往外望去瞬间令人混身直起鸡皮疙瘩。尤其是那些坐在卡车拖箱里的雇娃们,他们还要忍受着野外的簌簌寒风和纷飞的尘土。

为了安全起见,到了险要的地段,全车人必须下车步行。在这个时节,是最容易发生状况的,这段时节是卡车司机们最赚钱的时候,因为会有很多承包草山的老板承包他们的车运送雇娃。因此他们在这段时间里经常昼日不分的出车送雇娃到各座草山里,精神早已高度疲劳,再加上本就险情四起的路况,真的很容易出事故,所以到了这些路段,为了大家的安全考虑,大家必须一起下车步行。

等我们到了自己承包的草山下时已经下午5、6点钟了,全车人下车,卸家伙,吃点东西补充体力,整理完成后继续出发,因为离我们的宿营地还有段距离,但是前方已不再通车了,我们只好背着行李走路前进。

宿营地不通车是每个人最头疼的事了,小件东西就不说了,但是像米啊、面啊、土豆这样的重物,背起来走山路、爬山,真是非常费劲的一件事儿。

但这也没有办法呀,问题总要解决,毕竟接下来的两个月大家的伙食可全靠它们了。但是一下子都搬完是不可能的,所以我们便让大家先把个人的行李背上宿营地,其他重物只能留在剩下的几天里慢慢往营地运。

我自己也是,背着自己的行李向宿营地费力的走去,虽然我知道挖虫草是件辛苦的差事,心里也早有准备,但是根本没想到居然会这么辛苦,这么波折。在高海拔的山路上走上一会就令人气喘吁吁,更何况背着重物,所幸我并没有出现晕车和高山反应,这也许和我出生在高原有着一定的缘故吧!

到达宿营地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这时候天公又不作美下起了小雪,搭帐篷根本来不及,我们就在一个大树下用塑料搭了个临时住所,因为事出匆忙,临时住所的空间有限,那晚大家都只能和衣而眠,抱团取暖。

这就是我们到达草山过的第一个晚上,唯一的感觉就是又冷,又饿,又累。好在大家奔波了一天,已经安全抵达了目的地,这也是最让我感到欣慰的事了。

山里的条件真的艰苦,生活自然也是非常不易。饮食、住宿等各方面条件都有限,经过近2个月的挖虫草生活,很多人瘦个6、7斤都是正常的。大家用的米、面、蔬菜、腌肉、煤、帐篷等一切物资都是我们这些包山老板在出发前提前准备并陪同雇娃们一起运到营地的,雇娃们只需准备各自的行李便可。

每天早上7、8点钟,简单的吃过早饭雇娃们就得出发了,出发前每个人都会带上几个花卷和自己准备的茶水,饿了就着自己的茶水吃上几口花卷,这就是雇娃们的午饭。从早上到晚上7、8点钟,都是规定的挖虫草时间,雇娃们必须全力在山上寻找,如果没有特殊原因是不能回到宿营地的。

说起雇娃这个群体,除了来自青海的藏族人、汉族、土族还有来自甘肃临夏等地的回族人。有十几岁的小娃娃也有五六十的老人,大部分都是农民或者牧民,都想在这5至6月的期间挖虫草赚钱补贴家用,如果自己肯吃苦并且有挖虫草得经验,一般都会有不错的报酬。

所以在这段时期,挖虫草成了很多家庭必然的选择,甚至全家出动做雇娃挖虫草都不奇怪。每年挖虫草的季节还没开始,就会有很多人开始为挖虫草做准备,但首先是联系承包草山的老板,一般大家都会联系熟悉的或者合作过的老板,这样更有保障,心里也更踏实些,还有一些人忙于联系伙伴们招人,如果能招到有经验肯吃苦的亲戚、朋友、老乡一起去当雇娃,老板会按照人头费给招人的人一定费用作为奖励。

可以说每年到了挖虫草的时节,大家都忙碌了起来了,雇娃们忙着联系老板,伙伴们忙着联系招人,老板们忙着承包虫草丰富的草山,也算是完整的产业在有条不紊的运行着。

一般挖虫草,都会提前几天出发,因为要做的事情其实非常多,包括搭建宿营地,适应这高原草山上的气候,熟悉营 地周围的地理等等。很多藏族人会在挖虫草之前到附近的山头煨桑,祈祷大家在这段时间都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

等虫草开始生长的时候,就正式的进入了挖虫草的阶段,这个时候老板们都会制定出作息时间,宣布营地的各项纪律和其他注意事项,我也不例外,毕竟组织管理这么多人在山里挖虫草、生活将近2个月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发生,而这里面最令我们感到头痛的一件事就是生病,一般像高山反应、感冒、胃病的药我们都会提前预备一些,但宿营地毕竟没有医院也没有小诊所,其他的一些突发疾病药物我们根本无法提前预知,所以在挖虫草的过程中,我也一直很关心雇娃们的身体状况,以防出现意外。

每天雇娃们都得准时起床,吃过早餐后便背着自己的午饭,拿着小药铲,三三两两的在山里慢慢的寻找虫草,每个人都有着各自独特的方式来寻找虫草,有的跪在地上,有的蹲着,还有些趴在地上,他们认真地查找自己周围每一寸土地。

有些眼力好的,直着身体低着头游走在各个地方,却也能找到虫草。但这就要考验每个人的眼力和耐心了,有些很有耐心的人会在同一个地方进行地毯式搜寻,不会落下自己身边的每一寸土地,这样很容易有收获,而有些人在一个地方找不到,失去了耐心便东走走西看看的游走于各个山头,这样撒网捕鱼的方式反而不利于找到虫草,除非说真的运气很好,能碰上"布仓"(虫窝——在一个很小范围内,生长着数根或者十几根虫草的地方)。

很多雇娃也经常会遇到这样种尴尬的情况,在一个地方找很久也发现不了一根,而有些人在他身边经过时,在他眼皮底下、屁股下就能挖走一二根,这种情况会让人特别郁闷,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毕竟这行的规矩就是虫草是谁发现的就归谁。

虫草生长初期比较少,露出地面的草头也很短不易被发现,一旦有人发现虫草,就会引得很多人高声呼喊凑过去看,甚至有些人会把刚挖到的虫草在自己的两只眼睛上抹一抹,期望这样可以增加眼力找到更多的虫草。

发现虫草后不能用手直接拔出而是用药铲在虫草周围一寸左右刨挖,挖太近太远了都容易把虫草挖断。把虫草下面的泥土刨开,再把虫草两边的泥土轻轻拨开直至露出虫草的虫体,用手捏住草头轻轻往上拔出,才算是完整的把虫草采挖出来了,当然最后还必须得把刚刨开的泥土重新填回洞里,减少采挖对于草山的破坏。

在过去的十几年,虫草价格每年都在上涨,所以承包草山的费用也是水涨船高,小到几万,大到几百万,不过这价格都要看每个草山的虫草产量、虫草个头大小来决定,所以好的草山会有很多的竞争者,老板们总会想方设法的和草山的所有者牧民户主签订承包合同,但是有时即便是签订了合同也不等于是板上钉钉的事,虽然这只是少数情况,但是这种事情确实发生过。

情况是这样的,一个牧民户主和几个老板签订承包合同,并且偷偷收取多人的预付款,到了采挖季节,会有几个承包草山的老板带着各自的雇娃来采挖虫草,这必然引起纠纷更有甚者引起流血事件,这种时候只能依靠当地政府来协商解决了。

而每个草山每年的产量也不一定,这就要看老天爷的安排了,因为决定虫草产量的因素很多,所以承包草山也是要承担很大的风险。

还记得2014年那年,在虫草采挖进入高峰期的时候,却偏偏老天爷不作美,连着有十来天左右没下雨,虫草产量一直低迷,上不去,甚至有下降的趋势,这就急坏了像我这样的包山老板,天天祈盼着早日下雨,有些老板甚至会跑到山头煨桑祈求当地护法神和土地神显灵,盼他们能降雨解除旱灾。

但是听说那年有几个不负责任的老板,看虫草长势不好,就扔下雇娃们自己偷偷地跑路了,欠着当地牧民的草山承包费也不给,给牧民和雇娃们造成很大的损失。这样的人不仅伤害他人,他自己以后也很难再承包任何地方了。

随着虫草市场需求量越来越大,价格不断上涨,拥有虫草草山的当地牧民就好比抱着一座金山,尤其是虫草质量好,产量高的草山,每年都会为他们带去很多的财富,因此很多当地牧民因为拥有了草山而富裕了起来,再加上自家养的牛羊,部分牧民过起了无忧无虑的生活,大部分都在各州各县上买了楼房,买了小车。

虫草带来的财富让世代以牧业为主的牧民家庭不再依靠牛羊也能够过的很滋润,有些牧民自己生活在城里,自家的牛羊都是雇人放的,小小的虫草很直接的改变了他们传统的生活方式,而自家草山上不长虫草的牧民还是以牧业为主,牛羊就是他们的全部财富,有时候他们也得去当雇娃挖虫草。

雇娃们每天早上上山,晚上回到营地,将自己挖到的虫草全数交给老板,老板则会把每个人每天挖到的数量记录下来,以便最后统计总数并结算雇娃的报酬。根据这两年的行情,每个雇娃每挖到一根将会得到6至7元的报酬。勤奋且有经验的雇娃在虫草生长高峰期一天就可以挖到一百五十根左右,而没有经验且不认真的雇娃在这段时期每天则只能挖到几十根甚至更少。

我听当地人说,在十几年前,上山随便挖几个小时就能挖到一二百根虫草,那时候虫草的产量很高,但是近几年来我国虫草主产区的总产量每年都在下降,我个人认为这跟全球气候变化和之前过度开采还是有很大的关系。

承包草山的老板都会找几个信得过的人当组长,组长的人数依据雇娃的人数而定。组长的职责主要有两方面,一方面是督促雇娃们挖虫草,二是防备雇娃有没有偷吃、偷埋和偷卖虫草。组长每天都会跟着雇娃们一起上山挖虫草并时刻监督他们。

在我承包的草山上目前没有发现过偷虫草的现象,但是每年都会听到其他地方雇娃偷虫草的事情,这种情况一般是这样的,有些雇娃挖到了个头比较大的虫草会偷偷的挑出来并藏起来,将小的虫草交给老板,等攒够了一定数量就会一起放在饮料瓶子里,把瓶口拧紧,悄悄的埋在地下或者阴凉的地方,更有甚者会埋在河里,因为河里的温度更低,虫草更容易保存,据说这样埋藏过的虫草即便过了一个月都会保持新鲜,等挖草结束了老板和雇娃们都撤出营地各自回去后,偷虫草的雇娃再偷偷折回草山,挖出自己掩埋的虫草,带回去在市场上去销售。

所以有些老板会在挖草结束后,雇娃们各自回家之后还会找人在草山上偷偷守几天,以防有雇娃偷虫草再回来拿。若是真的有人偷草回来拿,抓住之后不但会没收全部偷藏的虫草,有些雇娃们可能还会挨揍。

在虫草行业混乱的几年前,除了青海本地人还有一些远到四川阿坝的人,受利益驱使,不远万里来到山中,但是他们并不承包草山,也不去当雇娃,而是偷偷挖虫草,他们拉帮结伙,游走于各个山头,采取打游击的方法,不管牧民户主如何抗议和驱赶,不管草山是否有人承包,哪里有虫草他们就出现在哪里,挖完一座草山的虫草就去别的山头继续挖,这严重影响到当地牧民和承包老板的经济利益,还发生过打架流血事件,这严重扰乱了当地虫草行业的秩序,最后还是当地政府出动武警驱散这些人,问题才得以解决。

野生纯正的青藏高原虫草是治病保健的不二佳品,它是青藏高原特殊的地理、气候、环境等因素下生物与植物的完美结合,吸收大自然的精华于一身,是大自然对于人类不可多得的恩赐,也理应为受到病痛折磨的患者们带去福音,它不应该成为普通百姓家可望而不可求的奢侈品。

但是当下,虫草价格高的让普通消费者望而怯步,很多消费者还是很想接触到虫草的可是碍于现在市面上的虫草价格偏高而只能是持观望态度。而我个人认为虫草这种好东西应当合理的销售,少一些中间流通环节,回归理性价格,致力服务于每一位真正需要它的人!

因为虫草价格长期处于高位,很多无良的商家为了获得更多财富,不顾他人的生命健康,居然在虫草上动起了手脚,有的是在销售前给虫草加水,更有甚则是使用硫磺熏,涂胶,穿金属丝,加铅粉等方式达到增大利益的效果,这种行为会给他人的生命健康和身体造成很大的损害,我们应该严厉杜绝这种践踏生命安全,视他人生命于不顾的犯法行为!

在虫草这个行业,雇娃们是最辛苦的一群人,是他们每天面对着高原上炙眼逼人的阳光和紫外线,晚上还要面对寒风簌簌的环境,还有那随时都会倾泼在他们头上的大雨或者大雪。是他们用自己粗糙却熟练的双手把一根根的虫草从大山里挖出来,经过收购商,中间商,药房或者专卖店最后才送达到消费者手里。

有句名诗说道"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雇娃们挖的虫草真的是"根根皆辛苦",每根虫草后面都带有一个雇娃的艰难出发,仔细寻找和细心采挖,也包含着每一个雇娃为自己的小家庭奉献的浓浓情意,在此我向天下的所有雇娃表示我最真诚的敬意与感激!

2016年,我在淘宝注册了一家网店——虫草先生。把自己青海老家野生纯正的冬虫夏草运到了北京,正式开始了我的网上虫草之路。从虫草包山老板到网店掌柜我还有很多需要向别人学习的地方,但是,我希望我们的顾客能够购买到真正的冬虫夏草,也算是给自己的健康一份保障。

最后在此祝愿我国各族同胞们,身体健康,远离一切病痛烦恼!扎西德勒!

相关阅读
  • 刺嫩芽根怎么吃 不仅仅担心吃什么——中国要进入该怎么吃的时代

    刺嫩芽根怎么吃 不仅仅担心吃什么——中国要进入该怎么吃的时代

    2017-04-19

    上图1重庆市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的工作人员向市民普及食品安全知识。新华社记者 唐奕 摄上图2安徽省合肥市常青街道食品药品监督所工作人员向小学生讲解食品安全知识。新华社记者 刘军喜 摄还在担心“吃什么才安全”吗?注意。

  • 刺嫩芽怎么冷冻 宝宝刚出生16岁背后揭秘!冷冻胚胎适合什么人流程怎样

    刺嫩芽怎么冷冻 宝宝刚出生16岁背后揭秘!冷冻胚胎适合什么人流程怎样

    2017-04-19

    然而专家表示,并非所有人都可以冷冻胚胎。首先,必须符合生育条件其次,必须是需要辅助生殖技术帮助的人群。徐艳文说,浩浩母亲的案例,已是该中心最近第二例成功唤醒的超过16年的冰宝宝,相信这个纪录很快会被打破。

  • 刺嫩芽有什么药用价值 穿山甲到底有没有药用价值?

    刺嫩芽有什么药用价值 穿山甲到底有没有药用价值?

    2017-04-19

    近日“广西官员请吃穿山甲”的新闻持续发酵,引起了社会公众的广泛关注。随着政府部门的介入及调查组连日核查,事件真相逐步水落石出。记者就穿山甲及其他野生动物的药用价值等咨询了平安好医生中医科副主任医师张峻。

  • 刺嫩芽吃法 刺嫩芽怎么吃 刺嫩芽的常见吃法

    刺嫩芽吃法 刺嫩芽怎么吃 刺嫩芽的常见吃法

    2017-04-19

    刺嫩芽是一种有着山中人参之称的野生菜品,它营养价值极高,有多种氨基酸和维生素,能补中益气,也能预防癌症。但是刺嫩芽每年的产量很少,很多人对它都很陌生,根本不知道刺嫩芽怎么吃。刺嫩芽是有多种不同的吃法的。

  • 刺嫩芽怎么吃 刺嫩芽的根怎么吃

    刺嫩芽怎么吃 刺嫩芽的根怎么吃

    2017-04-19

    为了帮助网友解决“刺嫩芽的根怎么吃”相关的问题,学网通过互联网对“刺嫩芽的根怎么吃”相关的解决方案进行了整理,用户详细问题包括RT,我想知道刺嫩芽的根怎么吃,具体解决方案如下解决方案1 食用方法 可用开水烫后生食、炒食、酱食还可以做汤、做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