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坏者英文 新新闻/蔡英文谈“破坏者”柯文哲现象

2017-04-16

从○八年到现在,蔡英文其实一直在为民进党再执政做准备。她怎么看民进党走过这段路?又怎么看柯文哲现象?还有她迈向“总统”大位的最后一哩路?一月三十日蔡英文接受本刊专访,畅谈这些重要议题:

破坏者英文 新新闻/蔡英文谈“破坏者”柯文哲现象

问:您怎么看去年底“九合一”选举的意义?又怎么看柯文哲现象?

答:选举结果代表台湾期待一种新政治,柯文哲现象就是代表。他带来了破坏性,但到底是建设性的破坏、还是只是破坏?我觉得这是整个社会的问题,不是取决于柯P。

破坏者英文 新新闻/蔡英文谈“破坏者”柯文哲现象

一个人再怎么聪明,毕竟力量有限,他真正能改变的是社会怎么看待这些问题。我们不能只停在让柯P发泄我们对政治的不满,而要带动社会反省、建构新政治。

破坏者英文 新新闻/蔡英文谈“破坏者”柯文哲现象

问:当社会聚焦在柯文哲,民进党会觉得焦虑吗?

答:不会。如果我们社会不共同努力,人民继续对政党失望,柯文哲可能就只是一时的政治明星,总有一天被消耗殆尽。过去陈水扁、马英九何尝不是这样。

破坏者英文 新新闻/蔡英文谈“破坏者”柯文哲现象

不要让柯P变成一时的现象,我们希望这个现象带来持续性改变的契机。

问:民进党怎么具体建构新政治?党中央跟柯P有没有固定互动管道?

破坏者英文 新新闻/蔡英文谈“破坏者”柯文哲现象

答:我们和柯P之间没有什么固定管道。 改变政治结构先从“立院”谈起。“立院”要专业理性问政,首先要在制度上建立“立法院长”中立化。此外,“立法委员”要有专业幕僚机构协助,美国国会预算局就有二百多人,他们专业知识与能量不低于行政部门。

破坏者英文 新新闻/蔡英文谈“破坏者”柯文哲现象

问:行政部门要怎么相对应改革?

答:“中央”地方关系要调整,台湾那么小却有二十几个县市,理想治理规模不存在,这次选举一般认为打得最成功在中部地区,因为我们提出区域联合治理观念。

破坏者英文 新新闻/蔡英文谈“破坏者”柯文哲现象

问:现在民进党地方包围“中央”,所以主张资源下放到地方,如果执政也会这样主张?

答:台南、高雄地方治理成绩那么好,跟我们八年执政把很多资源灌注在南部建设有关。我们希望以直辖市带头做区域联合。例如台中和南投就可以一起规划中部交通网路。北北桃三个“直辖市”年轻人最多、都有住宅问题,可共同规划在捷运线周边兴建社会住宅。

破坏者英文 新新闻/蔡英文谈“破坏者”柯文哲现象

假设治理五○%在地方,五○%在“中央”,资源会被更有效运用,政策更接近民意。

我们也鼓励“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人才对流。民进党○八年结束执政,很多政务官转进地方,将来地方执政人才到“中央”,能让政策形成跟地方配合度更高。政务官有人民的感觉、沟通能力,就不怕透明化,不会只想躲在房间做完决策再公布。

破坏者英文 新新闻/蔡英文谈“破坏者”柯文哲现象

民进党十三县市联合起来可以培养很多人才,这是人民给民进党机会做好执政人才的准备。

问:从二○一二年至今也经过两、三年酝酿,你做好执政准备了?

破坏者英文 新新闻/蔡英文谈“破坏者”柯文哲现象

答:其实从二○○八年开始就一直处理这个问题。一一年我们新境界文教基金会设了智库,集结有执政经验的人,也一直在建立台湾新的经济成长模式;一二年我离开党主席,我说会扩大民进党社会基础,小英教育基金会就开始扩大接触面,比如说我们找了台湾娇生前总经理张振亚担任新执行长。一四年选举完,责任就是要创造台湾新政治跟新治理模式。

问:这些创新,会不会因为“破坏者”柯P出现,让人民觉得民进党显得没那么新?

答:我也曾被称做非典型政治人物。柯P生涯前半段是成功带领一个团队的医生,跟政治治理有共通性。我们做政党也有专业。固然柯P代表一种力量,但真正有能力主导政治重新建构,还是政党。

现在都在讲柯P带来公共募款,但○八年民进党跌到谷底,大财团不会捐钱,是人民用一万元以下小额募款,表达意志力,把民进党撑起来!

一○年我选新北市长靠小额募款、一二“总统”选举小额募款占总竞选经费八七%,总共十六万笔,群众那时候就加入改造过程,这难道不是台湾的新政治吗?(民众)或许觉得柯P很多东西是新的,其实来自过去的累积。

问:三一八之后,新兴政治力量出现,怎么看待这些新兴政治力量?

答:现在选制有票票不等值问题,我们得票率跟席次不成比例。从长期角度来看,必须票票等值,所以“立院”选举,我主张联立制。

两党制之下,两大党很容易进入对抗状况,两党利益一致也不一定符合全民利益,例如上一次两大党联手“修宪”后遗症也不小。 我希望让政治力量、政党多元一些。小政党可以降低大党的傲慢,降低大党错误决策。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