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军大学和黄埔军校 夏世铎:黄埔军校的入学考试和高考一样

2017-04-01

本来黄埔军校规定,三年学习,半年实习,之后才能毕业。但是我们入学赶上了抗战,把寒暑假取消了,学制缩短,学习时间减到了两年半。正式入伍以后,就开始学战术了,主要是团的战术,因为军校毕业以后顶多是当到团长。要是学各兵种联合作战,军衔就得将官以上,因为团长就是上校了。再往上深造得去陆军大学,在陆军大学毕业的才能当将官。

陆军大学和黄埔军校 夏世铎:黄埔军校的入学考试和高考一样

1942年4月我毕业了,毕业考试我考了我所在炮兵队的第四名——我们那届炮兵队三个队,步兵队六个队,通信队一个队,骑兵队一个队,辎重队一个队,十几个队,每个队一百多人。入学一千一百多人,最后毕业的时候不过一千人左右。

陆军大学和黄埔军校 夏世铎:黄埔军校的入学考试和高考一样

这里头有吃不了苦,开小差走掉的;有演习的时候受伤或者死掉的,拉手榴弹扔出去慢了把自己炸死的;也有跑警报没跑成被炸死的;还有病死的。每年毕业都是,入学的人里头差不多有一两百人死掉或者走掉,不能毕业了。所以毕业还是很不容易的。因为成绩好,毕业以后我就留校了,继续做十八期和十九期的助教。十八期的饶平如是我的学生,当学生那会儿他画画就不错(笑)。

陆军大学和黄埔军校 夏世铎:黄埔军校的入学考试和高考一样

黄埔之后

陆军大学和黄埔军校 夏世铎:黄埔军校的入学考试和高考一样

傅作义是我的表姐夫。1947年,他来南京开高级军事会议,那会儿我正好在国防部工作,当参谋,我们见过面。他的夫人,我的堂表姐刘芸生,在抗战的时候也一直和我保持通信的。但是我当时有一种清高思想,越是地位高的亲戚越不想和他们攀,就是不想沾他们的光。她十六岁就嫁给傅作义了,那会儿傅作义还是天津市警备总司令,三十六岁。那时候她还和我姐姐一块玩呢。我父亲做的媒人。

陆军大学和黄埔军校 夏世铎:黄埔军校的入学考试和高考一样

在南京国防部,傅作义和我聊了聊,聊得很好,他就希望我跟他到三十五军去,给他当炮兵营长。我当然不愿意了,我就想做自己的工作,靠自我奋斗,不愿意沾他的光。在我的印象里,虽然他官至上将,但还是很朴素的,我对他也很尊重。

陆军大学和黄埔军校 夏世铎:黄埔军校的入学考试和高考一样

1949年,我有过第一次去台湾的机会,但是我放弃了。当时我考取了联合国军事代表团的工作,这是很不容易的,因为全国只考取了24个人。这个工作要求我们到台湾去受训,本来我们这些考取的是要送到耶鲁大学去留学的,方便联合国开会的时候去实习,但是后来因为内战打起来了,经费困难,就专门给我们24个人办了一个国外服务军官初训班,改成去台湾学习两年,再派到联合国。

陆军大学和黄埔军校 夏世铎:黄埔军校的入学考试和高考一样

国防部把票都买好了,再发给我们。拿到票的时候,我很彷徨,我是反对内战的,之前抗战八年是抵抗侵略,但内战是自己人打自己人,我觉得这样不对。

陆军大学和黄埔军校 夏世铎:黄埔军校的入学考试和高考一样

而且我当时已经对共产党有一些了解了。我的表哥陈其武,在1937年的时候和我一起搞过后援会,他们兄弟四个都是共产党员,我对他们印象很好,他们都是清华北大南开的学生。虽然当时社会上都宣传共产党怎么坏怎么坏,但是我不相信。

陆军大学和黄埔军校 夏世铎:黄埔军校的入学考试和高考一样

还有另外一个对我影响很大的共产党员,是和我一起考联合国军事代表团的陈家默,他是地下党。他后来领导了伞兵三团的起义,本来说想让我和他一起起义,但是后来他和我说,因为你妈妈爸爸都在上海,万一你牺牲了,我觉得很对不起你爸爸妈妈。就没带我一起起义。

陆军大学和黄埔军校 夏世铎:黄埔军校的入学考试和高考一样

我的父母那时也在上海,所以机票给我的时候,我就已经决定不走了。为了维持生活,我把机票卖掉了,这一张票卖得很贵,拿到的钱维持了我一两个月的生活。

后来有四次机会去台湾,我都没去。第六军军长戴朴,正好我有一个同学和他是陆军大学的同学,就介绍我去当炮兵营长。去了以后,他们对我很器重。第六军是陈诚的嫡系部队,后来要开到花莲去。我不想去,就托辞说,我把父母送到昆明再过去,于是我请了一个月的假。等到一个月到期了,那边需要我去了,我只好说,我家里有父母,我没法一个人去台湾。

后来,我去了上海警备总司令部的炮兵指挥部,这是邵伯昌的部队,他也是老炮兵了。副指挥官是黄埔五期的,叫做邝书霈,还有一个参谋长,是七期的,他们对我也不错。上海开始打仗了,我因为不想打内战,就又跑了。我有个姐夫在医务事务所工作,相当于现在的卫生局局长了,给我开了一个证明,证明我有严重的气管炎,需要修养。

我拿着这份证明请了假,没等批准就走掉了。这也很惊险,上面知道我走了,就派人去我家找我。我本来躲出去了,但是当天回家去取件衣服,正好碰上。

来找我的这人是我同期同学,他带着一个兵。我一看这没法再跑掉了,我要是跑了他得受处分,我就跟他回去了。邵伯昌看到我,桌子一拍,“你是临阵脱逃!”汤总司令有十杀令啊,够处决的了。我说我也请假了啊,我有病。这时候副指挥官保我了,他说,他还年轻,工作也不错,就让他戴罪立功吧!就这样保下来了。不然说枪毙那就也枪毙了,那正是乱的时候啊!所以还算是走运了。

这个时候我就做了很多工作。我把作战图拿来修改了,炮兵不是有“诸元”吗?比方说射程三千公尺,我给改成了三百公尺,把它打乱,我想减少解放军的牺牲。我自己做了这点儿工作,别人都不知道。所以他们的炮都打不准,一打就有偏差。趁着重新校准的时候,解放军就可以去躲避了。这段话我的自传里都没有,因为让台湾那边知道了,也不太好(笑)。

相关阅读
  • 陆军大学黄埔军校 讨论命题:世界“四大军校”是否包括“黄埔军校”

    陆军大学黄埔军校 讨论命题:世界“四大军校”是否包括“黄埔军校”

    2017-04-01

    讨论命题现在世界普遍认为二战时期世界“四大军校”是美国“西点军校”、俄罗斯“伏龙芝军事学院”、法国“圣西尔军校”和英国“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也有一部分认为“四大军校”应该是美国“西点军校”、俄罗斯“伏龙芝军事学院”、中国“黄埔军校”和英国“桑赫斯特皇家军事学院” 正方世界“四大军校”应该有中国“黄埔军校” 反方世界“四大军校”不该有中国“黄埔军校” 我是反方。

  • 柏林陆军大学 柏林军事学院并非黄埔!曾留学世界知名军校的中国军人!

    柏林陆军大学 柏林军事学院并非黄埔!曾留学世界知名军校的中国军人!

    2017-04-01

    南通新闻资讯网为您提供内容简要导读黄埔军校从来都不是什么“世界四大名校”之一。 一.西点军校温应星(18871968) 广东兴宁人,最早留学西点军校的中国人。1905年6月入学西点,1909年以全级103人中的第82名毕业。

  • 陆军大学校徽 杨杰:军学泰斗、陆军大学校长,最后投靠革命被蒋介石暗杀

    陆军大学校徽 杨杰:军学泰斗、陆军大学校长,最后投靠革命被蒋介石暗杀

    2017-04-01

    1921年顾品珍为云南都督后,委任杨杰为云南省留日学生监督赴日本。这是他二次到日,回顾十年来,一腔报国的热血竟被置于军阀乱战之中,而民国一天一天坏下去,他对学习西方产生了极大怀疑。认为要完成国民革命,就要彻底铲除依赖外国人的劣性根。

  • 中国陆军大学 我校与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军官学院签订合作协议

    中国陆军大学 我校与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军官学院签订合作协议

    2017-04-01

    11月26日,我校与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军官学院合作协议签约仪式在陆军军官学院举行。校长郭永存、陆军军官学院院长吴翔等共同出席签约仪式。 近年来,为建立军地高校合作长效机制,拓展合作领域,促进人才培养、科技创新、资源共享。

  • 南京陆军大学 中外陆军院校长研讨活动在南京陆军指挥学院举行

    南京陆军大学 中外陆军院校长研讨活动在南京陆军指挥学院举行

    2017-04-01

    原标题中外陆军院校长研讨交流活动举行本报南京11月5日电 有英、特约记者冯国雄报道今天,中外陆军院校长研讨交流活动在南京陆军指挥学院举行。来自澳大利亚、加拿大、马来西亚、巴基斯坦、斯里兰卡、美国等6个国家的陆军院校长和驻华武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