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金特x夫人 揭开萨金特名画《X夫人》的神秘面纱[1]

2016-12-27

她将视线转向右侧,凝视着远方,双唇紧闭,纤巧的鼻子微微向下。她的右手托在一张空木桌上,而带着婚戒的左手则抓着一把折扇。她的头发高高盘起,肩上只有两条肩带,用来固定她那紧身的古典黑色长礼服。她的头上装饰着一点点钻石,但是除了钻石和戒指,便没有佩戴其他的珠宝了。在她长长的脖颈与长裙的心形领口之间的肌肤,如冰牛奶般冷而苍白。

萨金特x夫人 揭开萨金特名画《X夫人》的神秘面纱[1]

约翰·辛格·萨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这幅《X夫人》的肖像画是在1884年完成的,现在收藏在纽约的大都会艺术博物馆(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这幅画吸引了一代又一代的人,也被一代又一代的人厌恶着。

萨金特x夫人 揭开萨金特名画《X夫人》的神秘面纱[1]

那严肃的脸庞及匿名的标题使得她成为了一个神秘人物——一位美国的蒙娜丽莎。但是她的神秘以及她的匿名并不是因为丢失了历史文件或者艺术效果的遮盖。X女士,如此的诱惑,如此的神秘,而她曾经还是一位真正的名人。 

萨金特x夫人 揭开萨金特名画《X夫人》的神秘面纱[1]

她的闺名叫维琴妮·艾米丽·阿韦格诺(Virginie Amélie Avegno),出生在美国新奥尔良市,父母是白种克里奥尔人。她的父亲于1862年死于士罗之战(Battle of Shiloh)(美国南北战争)。

萨金特x夫人 揭开萨金特名画《X夫人》的神秘面纱[1]

1866年,年轻的弟弟因充血性高烧也死了。她那守寡母亲受够了,于是用家庭种植园所贷来的钱财带着女儿于1867年去了巴黎。这座光之城(巴黎)在经历了法兰西内战重创之后,完全沦为一片废墟,往日的光环如清梦一场。艰难痛苦的重建工作才刚刚开始。但是艾米丽去巴黎有着重要的目的。她是来结婚的。她仓促地嫁给了一个年龄比她大两倍的银行家——皮埃尔·高特鲁(Pierre Gautreau)。

萨金特x夫人 揭开萨金特名画《X夫人》的神秘面纱[1]

她很有诱惑力。虽然以薄薄的嘴唇和极度苍白的肌肤而引人注目,但是她仍然有着不同凡响的美貌。从为萨金特写传记的一位作家口中得知,她不仅用粉遮盖皮肤,而且也食用砷来使她的皮肤变更白(砷实际上是一种不太有毒的物质)。

美国外籍艺术家爱德华·西蒙斯(Edward Simmons)写道,“我记得那天见到这位著名的美人——高特鲁夫人的时候,我忍不住靠近她,她的头和脖子起伏着就像一头年轻的母鹿……每一位艺术家都想为她雕刻大理石雕像或者作一幅画。

”虽然她的爱慕者众多,也很有钱,但她仍挣扎着要爬到巴黎上流社会的顶端。但是,八卦杂志很少注意她,此外,她也因克里奥尔语人的身份,被法国最高阶层的美女世界排除在外。她,还有她那野心勃勃的母亲,强烈渴望能够成名;而萨金特,这位虽然从流放同胞那里得到佣金,但是渴望被法国社会接受的年轻人,也想要一夜成名。

因此,这两位年近30且都渴望一举成名的美国社交名媛和美国画家联合作了一幅画。萨金特花了30天作准备功夫,挑选了一条小黑长裙:这条长裙也可能是两片式裙子,上身袒胸露背的胸衣紧紧地缠住腰部。根据泰特收藏展的一个初稿草图来看——她原来佩戴着的肩带不见了。光秃秃的肩膀外加左手上的婚戒,演绎出了一则丑闻。这明显意味着她不介意接纳别的男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