柬埔寨空军史系列之卷入混战岁月

2015-11-27

尽管这样,从某种程度上说还是在美国MEDTC成员的帮助下,高棉民族航空兵才得以东 山再起。期间,高棉民族航空兵又更名为高棉空军(KhAF)。高棉空军的首批崭新的飞机是2架AC-47,飞行员是在泰国的乌汶培训的。到1971年底,另外又有16架崭新的T-28D加入高棉空军,另外还包括一批UH-1H,这些飞机部分来自南越的储备。

柬埔寨空军史系列之卷入混战岁月

由于事情进展的顺利,1971年11月,高棉空军就可以发起“真腊II”(Chenla II)行动来为地面部队提供支援了。高棉空军和南越空军共同组织了此次行动,共有24架UH-1H和8架UH-1G参加了此次行动,另外还有南越空军的几架AC-47和AC-119炮艇机,在这些飞机上,柬埔寨的飞行员在驾驶舱里作为观察员进行学习和实践。

柬埔寨空军史系列之卷入混战岁月

从1972年初开始,另外还有来自中国台湾和澳大利亚的教官到波成东机场为柬埔寨飞行员提供训练帮助。

柬埔寨空军史系列之卷入混战岁月

1971年12月15日,高棉空军成为了一支完全独立的兵种,脱离了陆军,有了自己的预算,截至1972年2月,高棉空军共有23架T-28D、3架AC-47、9架属于自己的UH-1H和数架T-41。当时还有多个飞行员有资格执行FAC任务的飞行了。

柬埔寨空军史系列之卷入混战岁月

但总的来说,缺乏训练有素的飞行员仍然是困扰着高棉空军的一个问题,有很多飞行员在事故中丧生,还有好多驾驶的飞机被红色高棉击落,飞行员也牺牲了。1972年初,在不同的灾难中,高棉空军先后损失了4架T-41以及4名飞行员。

柬埔寨空军史系列之卷入混战岁月

到了3月份,红色高棉再一次袭击了波成东机场,至少摧毁了3架U-1A。同年8月份,北越军又用SA-7导弹击落了一架UH-1H。到这时,高棉空军还损失了14架T-28D,其中8架是因为飞行员的失误所造成的。没有哪一支空军部队能够承受如此高比例的损失,特别是对高棉空军来说这是更加不可能的,因此,要改变这个形势,看来没有猛药是不行的了。

柬埔寨空军史系列之卷入混战岁月

高棉空军此时所面临的最紧要问题是缺乏人员来完成这个快速扩充之路。高棉空军学院从波成东机场迁到了马德望机场后,重新制定了训练大纲,他们摒弃了一种深受法国影响的训练计划,付诸实施了一套崭新的突击训练计划,飞行员的训练也都是匆忙了事。

柬埔寨空军史系列之卷入混战岁月

攻击机的飞行员们也只是接受了100-130个基础飞训课时,随后就被分配到了一个T-28D作战中队。这些新学员当时接受的是被称为战时的“以战代训”(on job training)。这样做的损失也是巨大的,许多年轻、没有经验的飞行员在事故中不幸地失去了自己的生命。至于运输机、观察机和直升机的飞行员的训练情况也是一样的。

柬埔寨空军史系列之卷入混战岁月

技术人员的训练要更全面一点,但训练大纲的标准也有所缩减。法国教官的撤离还给空军学院带来了其它的麻烦,后来还是台湾教官的到来接过了他们的部分工作,但与许多传言不一的是,并没有泰国或澳大利亚人来到柬埔寨担任教官。澳大利亚确实在1971年为柬埔寨提供了6架C-47,但并没有派人员来支援高棉空军。

柬埔寨空军史系列之卷入混战岁月

但总的来说,高棉空军还是一个独立于泰国和美国顾问的组织:当时美国MEDTC的任务仅限于后勤支援。与南越或老挝的形势正好相反,美军的官员不会直接介入作战行动的计划。

到10月份,高棉空军的实力再次增强——又获得了5架崭新的T-28D和另外一些O-1D。在主要负责C-47和T-28培训的六位中国台湾教官的帮助下,高棉空军大大的改善了对现有飞行员的培训工作。为了支援空军的训练计划,空军学院的16架戈德·地平线教练机,以及硕果仅存的10余架MS-733和雅克-18/BT-6都最终被10余架赛斯纳T-41D和12架T-28B/C所取代。

T-28B/C的发动机罩和机翼被涂成了浅灰色,尾翼末端涂成了橙色;T-41D也涂上了草绿色的图案。另外还有一些学员被送到了美国受训,这样高棉空军就能够将起飞的战斗架次提高近60%了。正当一切迹象表明高棉空军似乎将最终恢复元气的时候,1973年3月17日,索帕特拉(So Patra)上尉,西哈努克亲王的女婿,驾驶着他的T-28叛变了,他飞到了金边上空。

绕着总统府转了无数个圈,最后他还是发动了攻击,扔下了数枚炸弹,炸死了43人、炸伤了35人。当时朗诺恰好不在总统府,事后,他立即命令拘捕了所有的皇室成员及其亲属。在之后三天里,高棉空军的所有飞机都被禁止升空,直到调查确定此次事件是索帕特拉上尉单独策划的。但最后索萨托还是被撤掉了总司令的职务,顶替他的是副司令潘兰达(Penn Randa)。

从长远来看,针对总统府的此次袭击事件对高棉空军产生了深远的影响。当时美国国会禁止美军在柬埔寨采取任何的军事行动,并命令美军在1973年8月15日之前要从柬埔寨全面撤军。这意味着只给高棉空军留下了5个月的时间来成长为一支不依靠任何外国援助而生存的空军部队。

由于高棉空军正面临着上述的困难,所以事实证明这是一个非常难以完成的任务。尽管这样,在美国最后几个月的直接介入下,美国又为高棉空军提供了5架C-123K供应者运输机、12架T-28D和6架UH-1G。

★ 美国撤军

许多人预测,随着美国的全面撤军,朗诺政权将很快垮台。然而,事实正好相反。还没有完全转型完毕的高棉空军,虽然大多数飞行员都缺少训练和经验,但他们都随时准备将战争继续下去。到8月底为止,高棉空军的T-28就已经飞行了700多个战斗架次,而新型的C-123也执行了94次的运输任务。

然而,他们也犯了一些不该犯的错误:高棉空军仍在使用位于波成东机场的老的作战中心,他们没有应用FAC战术,而主要还是针对固定目标进行攻击。结果,T-28经常发现目标太晚,或者是打击误差竟然有时能达到几公里。1973年8月15日,美国停止了在柬埔寨的所有军事行动。

眼看胜利在望,红色高棉动用7.5万多人对金边发动了全面进攻。朗诺请求美国动用其空中力量进行最后一刻的援助,作为回应,美国空军动用了仍然部署在东南亚的飞机,其中包括400多架B-52、F-4、F-111和A-7D对位于金边外围的红色高棉目标进行了反复轰炸。

当时经常有人聚集在湄公河的西岸看着美军的飞机对位于对岸的红色高棉目标进行轰炸。此次大规模的空中行动阻击红色高棉的攻势。由于担心红色高棉有可能再次封锁湄公河上的交通,美国空军紧急调用了一批C-130从泰国的乌塔堡向金边机场空运物资,其中包括弹药、大米和军用设备。美国空军的运输机还向正在遭受红色高棉围攻的多个城市空投了物资。到了1973年8月中旬,这些C-130已经进行了666架次的飞行。

随着最后期限的不断临近,美国空军却被牵涉进了一个悲惨的事件。1973年8月6日,一架B-52轰炸机错误地在己方乃良上空投下了重达20吨的炸弹。该市距金边东南38英里,坐落在湄公河岸边,是柬埔寨和南越海军共同的一个重要基地。在此次事件中,有400多人的伤亡。

美军在柬埔寨发动的最后一次空袭发生在1973年8月15日,最后的此次轰炸任务是由一个A-7D机群来完成的。根据官方统计数字,从1970年3月到1973年8月,美国空军总共在柬埔寨上空进行了39999个战术架次的飞行,投下了78154吨的炸弹。

另外B-52在同期也进行了5979架次的飞行任务,投下了125706吨的炸弹。美国海军在柬埔寨上空行动的确切数字不太清楚,但众所周知的是1973年,美国“珊瑚海”号航空母舰(CVA-43)曾经在暹罗湾进行了一次战斗巡航,当时其舰载机也在柬埔寨上空进行了战斗飞行。

美国的固定翼飞机在柬埔寨的损失架数也是相当大的。仅美国空军就损失了39架飞机,其中包括8架F-4鬼怪II、1架F-111A、6架F-110、2架A-7D和5架A-37B。另外还有无数的侦察飞机被击落,其中包括2架RF-4C、6架OV-10A、6架O-2A以及2架O-1。美国空军一架C-123K单机飞行在柬埔寨上空时也被击落。

★ 1973年8月后的美军行动

1973年8月后,美国停止了在柬埔寨的一切战斗行动,但其补给飞行任务仍在继续。当年底,这个空中走廊平均每月要给金边运送7000吨的油料和弹药,而用船只经过湄公河运送的物资才只有4900吨。这些飞机都隶属于北卡罗纳州的波普空军基地(Pope AFB)的美空军第317空运联队,该联队在泰国的乌塔堡驻有一个定期轮换的分遣队,这些飞机的无线电呼号是泰语“运河”(Klong)。

美国的此种运输任务一直持续到了1974年夏天,期间,他们为柬埔寨位于磅同省、茶胶省和贡布省的守卫部队进行了多次空投,另外还包括分散在全国各地的其它一些小型空投场(DZ)。这些DZ往往由美国空军的RF-4C战斗侦察机进行选定和分析,这些飞机都是为柬埔寨搜集情报而升空的。

但他们现在受到防空炮火的威胁越来越大了,特别是萨姆-7防空导弹的袭击。从1974年4月到8月,“运河行动”又得到了来自第1特种作战大队的一些MC-130的增援,该机特别装备了先进的设备,可以独立精确的导航,也可以高空空投。

尽管这样,美国在柬埔寨上空公开的军事空运行动已经面临着不断增大的政治压力。于是,华盛顿决定转为更为隐蔽的一类行动。刚开始他们准备改用美洲航空公司(AIR AMERICA)的飞机,但当时美国中央情报局(CIA)与该航空公司的关系太广为人知了。

于是,他们与以前同CIA有联系的一家航空公司的老总签订了协议,这个人就是威廉·伯德,20世纪60年代初期,他的伯德航空公司(Bird Air)在老挝为中央情报局进行了多次准军事行动。

1974年8月28日,美国政府与伯德航空公司签订了一份协议,让该公司为柬埔寨开展物资空运行动。美国空军将自己旗下的5架C-130E交给了伯德航空公司,这些飞机将与该公司的DC-6一起负责为柬埔寨空运物资。

这些飞机被抹掉了所有的国家和军队标志,但仍然保留了原来的伪装图案!仅仅在机尾涂上了一个非常小的编号。从官方来讲,这些飞机都是“美国政府提供的”,不是“租的”。伯德航空公司的首次执行任务是在1974年9月26日,10月8日,美国空军在柬埔寨的空运任务全面结束。

★ 打一场失败的战争

不光是美国空军的B-52有可能会使灾难降临到柬埔寨平民的身上,高棉空军的攻击有时也会走火。1973年10月,T-28D误击了柬埔寨的一支陆军部队,杀死了20人。就象这还不够一样,11月19日,又发生了另外一次事件:一位心怀不满的高棉空军飞行员黎昆(Lim Khun)中尉驾机轰炸了总统府。

愤怒的朗诺随即撤换了高棉空军司令,并规定以后升空执行战斗任务的所有高棉空军机群都要由“忠心耿耿”的飞行员指挥,只有他驾驶的飞机装备有发烟火箭弹和机关炮,他有权击毙机群中任何企图转向金边的成员。

最后,这个规定对高棉空军有着非常负面的影响,现在高棉空军最好的飞行员虽然率领着整个机群,但却被禁止执行对敌轰炸任务,该规定的出台正逢红色高棉几乎完全包围了首都金边,正在全力进行进攻。显然当时只有对高棉空军的信赖以及美国的帮助才能挽救朗诺政权,但事实却正好相反。

与朗诺不一样的是,柬埔寨陆军非常信赖高棉空军,继续不停地向其申请近距离空中支援。到了1974年1月底,高棉空军的T-28每天要飞40个战斗架次。这样高的升空率也得部分归功于高棉空军的新任总司令,接受过法国训练的昂亚宗(Ea Chhong)准将,是他为高棉空军带来了高标准的领导和指挥体制。

在他的领导下,高棉空军在1974年春天,进入了黄金时期,其C-123的空投准确率达到了98%,而且许多AC-47以及直升机的飞行员都能够在夜间飞行了。还比如,在高棉空军的竭力支援下,柬埔寨陆军才能够守住茶胶市(Takeo)。

高棉空军还重新引入了FAC战术,于是T-28也从很大程度上提高了命中率。1974年7月,10架T-28D在1架O-1D的指引下,攻击了北越位于桔井省(KRATIE)的一个卡车停放场所,行动中共摧毁了多达125辆敌军车辆。

到了1974年9月份,高棉空军的飞机起飞架次比以往更多了,为了支援在磅清扬省防御战中与红色高棉对抗的陆军部队T-28平均每天都要起飞127个战斗架次。然而,就象以前经常发生的一样,每当高棉空军即将渐入佳境之时,总有一个事情会发生,从而再次改变整个局势。

1974年10月,当高棉空军的空袭最后开始显出效果的时候,美国决定停止对朗诺政权的援助,将柬埔寨军队每天能用的弹药量限制在8.2万美元(兑换成金钱)以内。这意味着从此时起,高棉空军T-28每天只能飞不到49个战斗架次、AC-47只能飞行6个架次、AH-1G才10个架次。而十分明显的是要压制住红色高棉和北越军队的进攻、从空中为被围困部队运送物资,高棉空军必须要增加飞行架次。

红色高棉和北越军队迅速利用了这一有利条件,在1974年底,刚从柬埔寨的夏日攻势中恢复元气的红色高棉部队就狠狠地压制住了柬埔寨陆军,使他们倍感压力。现在高棉空军也开始遭受与陆军通信不畅的麻烦了。当陆军每次都眼巴巴的盼着空军的空援行动时,高棉空军却经常不能及时地收到他们的请求。

正是在这样的形势下,红色高棉才得以在1975年初组织了一次大型攻势,在多个地区痛击了柬埔寨陆军。这个时候,高棉空军不得不进行了高强度的飞行,耗费的弹药也比美国官方提供的要多。

然而美国总统尼克松也不愿这么轻易就放弃对朗诺的支持,在1975年1月的“飞虫捕手行动”中,美国空军100多名技术人员乘飞机抵达了波成东机场,对高棉空军剩下的T-28进行保养和维修。同时美国又为高棉空军提供了6架C-123K供应者,并计划在同年7月前将该型机的数量增加到18架。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