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群与谢静宜长了啥样 迟群与谢静宜简介

2015-03-29

迟群,1932年生,男,山东省乳山市海阳所镇人。前国务院科教组副组长,“梁效”写作小组主要负责人之一。1976年10月被免除职务,1983年被判有罪入狱。

迟群与谢静宜长了啥样 迟群与谢静宜简介

简介

迟群与谢静宜长了啥样 迟群与谢静宜简介

迟群,1949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加入中国共产党,任8341部队政治部宣传科副科长。1968年7月成为进驻清华大学工人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负责人之一,担任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革委会副主任(主任是8341部队的张荣温)。文革后期清华大学实际掌控者,“梁效”写作小组主要负责人之一。1976年10月被免除职务,1983年被判有罪入狱。

迟群与谢静宜长了啥样 迟群与谢静宜简介


迟群与谢静宜长了啥样 迟群与谢静宜简介

生平

迟群与谢静宜长了啥样 迟群与谢静宜简介

1932年生于山东省乳山市海阳所镇。

1949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后加入中国共产党,担任8341部队政治部宣传科副科长。


文化大革命中,1968年因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的文斗武斗失控,毛泽东决定派遣北京工人组成的“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简称“工宣队”,和以中央警卫团即八三四一部队的军人为主体的“军宣队”介入。


迟群因而成为进驻清华大学工人解放军毛泽东思想宣传队的负责人之一。迟群和谢静宜一起进入校园控制局面。迟群担任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革委会副主任(主任是8341部队的张荣温)。


1970年7月国务院科教组成立,接管原教育部和国家科委的工作,迟群成为科教组的主要领导成员。

1971年下半年,提升为清华大学党委书记兼革命委员会主任,同时又是国务院科教组副组长,后带领“梁效”写作小组。


1973年4月,迟群曾找陈景润,要求他“揭发”华罗庚“盗窃”陈景润成果的问题。


1975年,因未当选中央委员,与同为清华大学领导、当选中央委员的谢静宜反目,多次与谢静宜吵骂,矛盾公开化,在教职员工中影响恶劣。8月,惠宪钧、柳一安、吕方正、刘冰等四人写信给毛泽东反映迟群和谢静宜的问题,成为反击右倾翻案风的导火线。


1976年10月与四人帮一同被捕,被免去职务并开除党籍,1983年被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判有期徒刑18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出狱后因癌症去世。

评价


迟群、谢静宜是毛泽东派出接管清华北大的红人。1970年上半年教育部所属机构撤销。同年7月成立国务院科教组,接管原教育部和国家科委的工作,迟群成为科教组的主要领导成员。1971年下半年,迟群被提升为清华大学党委书记兼革命委员会主任,同时又是国务院科教组副组长;抗战老干部刘冰任清华常务副书记,谢静宜任副书记。

1973年4月,迟群曾找陈景润,要求他“揭发”华罗庚“盗窃”陈景润成果。1975年8月,刘冰通过邓小平上书毛泽东状告迟群和谢静宜,触怒了毛泽东,成为反击右倾翻案风的导火线。毛泽东在政治局会议上决定反击右倾翻案风,打击刘冰及其后台。

惠宪钧(原清华大学党委副书记):“迟群这小子有能力,有点才能,在8341担任过宣传科副科长。迟群是毛主席派到清华的,在那种环境下,他太狂,太骄傲,把握不住自己。他写字模仿主席的字体,还模仿得很像。他大会讲话,好多时候不用稿子。这个人还是有点才。”

谢静宜(1935- )女,是中国知名的大人物,河南商丘人。1952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195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一度掌控清华、北大,甚至赢得毛泽东、江青等一干人等的欢心,并且进入了中共中央的核心。是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

人物简介

谢静宜(1935—),河南省商丘市人;原中共中央委员、北京市市委书记。谢静宜,女,1939年出生,河南商丘人。曾任17年的毛泽东机要秘书,历任清华大学革委会副主任,北京市委书记、革委会副主任。粉碎四人帮后,被隔离审查。1981年1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决定,对其免予起诉。

任职:中国共产党北京市委员会书记,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革命委员会副主任,中共北京市委常委、书记,北京市革委会副主任。

个人简历

1952年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解放军长春七九三部队(今解放军电子学院)毕业后入中央办公厅机要局工作。

195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曾任党支部组织委员,青年委员兼团支部书记、团总支书记;

1958年入中央办公厅机要学校进修。

1959年任毛泽东主席的机要员。

1968年后,任北京大学党委常委,清华大学党委常委、副书记,清华大学革命委员会副主任。

1970年任北京市市委常委。

1973年任北京市市委书记,共青团北京市委书记,北京市革命委员会副主任;同年在中国共产党第十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当选为中央委员。

1975年当选为第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

1976年粉碎“四人帮”后被撤销党内外职务接受审查;后在审判“四人帮”余党时,谢静宜“因坦白认罪较好,被免予起诉”。

==================

1976年10月,迟群与“四人帮”一同被捕,1983年被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判有期徒刑18年,剥夺政治权利4年,出狱后不久就因癌症去世了。但当年和他一起颐指气使、不可一世的中共北京市委文教书记谢静宜,却在1981年1月就被最高人民检察院决定,“因坦白认罪较好,被免予起诉”。

对此,连官方为迟群指定的辩护律师都说:“我认为谢静宜在迟群的整个犯罪活动中起了重要作用……某些重要犯罪意图,‘四人帮’都是通过谢静宜转达给迟群的。如‘三·二六’围攻诬陷邓小平,就是江青通过谢静宜向迟群传达的,去河南马振扶公社中学,也是江青通过谢静宜向迟群布置的。”

这个能冲进中央政治局会场,公然指着邓小平的鼻子说他“抓整顿、批派性”是在搞“右倾翻案风”的谢静宜“坦白认罪”的态度究竟好到什么程度?当年也是北京市革委会宣传组写作班子成员之一的史松,在其回忆录《浅浅的脚印》一书中有过一段文字是谈谢静宜的,说在粉碎“四人帮”后,北京市委召开党委扩大会议,组织批判谢静宜,让作者去参加旁听,并做详细记录,回来后写批判文章,还准备在《北京日报》上安排一个整版发表。

作者去了,参加的批判会过程如下:

主持人:谢静宜,你老实交代反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罪行!

谢静宜:我从未反对过毛主席。

主持人:毛主席提出批林批孔,你在大会上又加上反走后门,毛主席很不满意,还批评过你,可有此事?

谢静宜:确有此事,我当天就找主席检讨了。我说,主席,是江青同志让我讲的,我一直认为江青让我干的事情都是您同意的,看来并非如此。以后她让我干什么,我都先向您汇报,您同意了,我再干,可好?毛主席点头同意了。主席已经谅解我了,你们为什么还不依不饶?

主持人无言,又问:“四人帮”派你来北京市,是为了反对吴德同志,妄图颠覆北京市委,你必须老实交代!

谢静宜:我和吴德同志私交甚好,为什么要反对他?“四人帮”那里有什么不利于他的事情,我还随时通风报信。有一次政治局开会后,人都走了,“四人帮”还在,吴离开会议室时,张春桥看着吴的背影说,这个人老奸巨猾。江青也说,是个老滑头!这件事我当天晚上就讲给吴德同志听了,让他小心。

这样的回答,让主持人无言以对,只好宣布散会。当然,上级布置给史松的那篇大批判文章还没有开始运筹,也就没有下文了。

史松碰上的这种情况,就像惠宪钧后来在接受访谈时所讲的,“她手头上经常拿个小本子,记下主席的、汪东兴的、这个副总理的、那个副总理的什么话。斗她吧,让她说,她说什么事是谁说的,什么事又是谁说的,你怎么给她判?这就违反客观性。”

相关阅读